「愛心之旅 - 老撾」老撾的童話

黃凱芹 - 加拿大世界宣明會助養兒童大使 - 終身義工

我對老撾這個國家的認識,是零。 悲哀的是,很多老撾人民對這個國家的認識也是零。因為,他們身處的空間,是一個黑暗的無底洞,名字叫做貧窮。

像作家王爾德 (Oscar Wilde) 的作品「快樂王子」(The Happy Prince) 裡面的燕子,我隨加拿大世界宣明會的同工,飛過越南的胡志明市,飛過柬埔寨的金邊,飛到老撾的首都永珍﹔再從永珍出發,驅車五個小時到達中部的簡望省,再從簡望省,深入偏遠的部落農村。

我看到了貧窮的面目。我在那裡,不禁想﹕這群被遺忘了的、聚居在無底洞裡的村民,還知道在森林以外,有我們的花花世界嗎?甚至,有他們的老撾嗎?

像飛越時空一般,或乘車、或乘拖拉車、或乘小艇,去到不同的小村落。 終於,揭開了神秘的面紗,看到貧窮。 原來,貧窮背後,是落後,是原始。

一間間用竹用木用草蓋成的茅舍,一個個沒有衣服穿的小孩,叫人吃驚的是,這不是電影的場景,而是活生生的現實。 為了生活,幾歲的孩子,熟練的跑到樹林中找竹筍、到沼澤捉蛤蟆、捉蝸牛﹔最讓我大開眼界的,莫如在泥土裡挖蟋蟀、蚱蜢等昆蟲 …… 並非是為了遊戲,而是為了覓食。糯米,是他們較為正常的食物,但餐餐都吃,就連小孩子也捱出胃病來。病,是他們最可怕的敵人,有病,需要去找醫生,是難上加難的事,況且,他們根本負擔不來。

是世界轉得太快,還是這些村落進步得太慢? 這些,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這些孩子,誰來愛他們? 幫助他們? 這些小朋友都生得很漂亮,奈何長在不幸運的土地上。 有一次探訪,我看著那個從來沒有機會讀過書,十六歲就為家人賺取二百五十元美金嫁出去的十八歲小姑娘,眼泛淚光的談及她的終身大事 ……. 抱著她兩歲的兒子,就像是小孩帶小孩。

可憐的是,也許,在老撾偏遠落後農村的孩子,一代又一代都會是這樣活下去,十幾個年頭之後,又是一個循環。甚?童年、青年、少年、甚至中年、老年,都不過是一些與他們無關的名詞。 人生、歲月在他們來說,就像是糾纏在一起的一個死結,席天地而居,以昆蟲充饑,到死,才有真正解脫的一日。

要給他們援助,人力、物力,是必需的。沒有種子,怎樣耕種? 沒有經費及資源,要改善生活,改變生命,不過是一個遙遠的夢。

孩子的未來,全繫於一顆種子 - 一棵愛心的種子。

我看到了老撾的小朋友,很急切地需要一雙手,扶助、帶領他們走出那個被人忘記的無底洞。 祗有一棵愛的種子,可以變成他們的荳蔓天梯,好讓他們可以爬上來,脫離絕望的宿命。

在歸途上,我問了一個愚蠢的問題﹕這些小孩有童話故事嗎? 有童謠嗎?甚至,有民謠嗎?

沒有王l,沒有公主,沒有神仙,沒有妖怪 ……

祇有蟋蟀、蝸牛 ……

很難過 ……

東方報 (Oriental Weekly) 2010 年 12 月 9 日《1454期》